这山这水 这村这人

省农业农村厅 种莉珍

2019-03-15 11:12:41   来源:省政府办公厅   【我要纠错】

过年了。年是什么?年是亲人的久别重逢,年是父亲的深情凝视,年是老娘的一手好菜……因为孩子幼小,我们有两年没有回老家了。年前就和老公商量,今年春节一定要回老家看看。

初二一大早,我们已在回家的路上。两个小屁孩迫不及待的要回去找表弟表妹玩,一路上不停的问:“啥时候到?”“到了吗?”老公的车子又快又稳,还是满足不了两个小人儿急切到家的想法。

一路颠簸,终于到了婆婆家所在的村子里。一进村,感觉车好多,人也好多。最惹人眼的,卖水果和小吃的小商贩有好几家了。以前也有在婆婆家过年的经历,那时候想就地买一些水果和小吃是办不到的,顶多可以在村口的小卖铺里买点方便面之类的东西。

姑姐和嫂子已经准备好饭菜。一边端上桌催促我们,一边却又说“简单垫点!一会儿咱去镇上吃铁锅炖!”我很吃惊的问二姐:“大过年也有开业的?”二姐说:“现在过年镇上卖啥的都有呢!火锅、串串、麻辣汤都有”!太好了!这么说,年上亲戚来了,邀请到镇子上吃个饭,我岂不是不用整天窝在厨房里了?想到这里,自己都偷偷乐了一把。

闲来无事打开手机,小学同学在朋友圈发的是娘家村子里的春节联欢会。联欢会场地就是我上小学的学校院子。一幕幕孩提时代的情景再次涌入脑海。农村入学适龄儿童减少引发的撤点并校,使得当年的小学校已被改造成了村委会,有办公室、篮球场、乒乓球台、活动室,但从上一年级时那面五星红旗依然在迎风飘扬!

联欢会视频里,年轻的主持人已经快步上台。我睁大眼睛仔细看她,心里各种想象这是谁家的孩子?得体的衣着、俊俏的脸庞,更为让我意料之外的是她清脆悦耳且非常标准的普通话!

“首先有请村主任讲话,大家掌声欢迎!”走出来的是我以前的邻居王叔叔!记忆中那个好吃懒做、喜欢晒太阳的王叔叔吗?仔细看看,与印象中二十多年前的他还真不一样。笔直的呢子大衣、锃亮的皮鞋、整齐的发际线,比起以前精神百倍!

早些时候从父亲那里听说,王叔叔这些年光景过好了。他的三个孩子一个强过一个:一个儿子在县城买了房子,另一个儿子在西安买了房子,女儿一家子在日本工作,每年给王叔叔寄回来10多万呢!今天看他还真是一扫当年的窘迫,大有扬眉吐气的感觉了!只见他走到舞台中央,先向大家九十度鞠躬然后说:“亲爱的父老乡亲,大家新年好!我在这也没有啥好说的,今年给大家做的还不够好,明年争取更多资金,把咱村生活环境建的更好些、活动再丰富些!谢谢大家!真是没想到王叔叔本人,还有他的生活,这些年变化这么大!

“下面有请唢呐独奏”!主持人的报幕声把我从沉思里唤醒。唢呐!好多年没有听过了。记得小时候,村子里谁家办红白喜事,都要叫上乐队吹吹打打一番。唢呐与锣、鼓、钹等配成一套,琴瑟共鸣,锣鼓透天。

这种吹吹打打实际上是有讲究的,不同的场景选择不同的曲牌。比如办红喜事时,用的曲牌听起来很热闹很喜庆,节奏也很明快,从头到尾都透着一个“乐“字;办白喜事时,用的曲牌听起来很寂寞很悲伤,节奏沉重而缓慢,听着听着会使人悲从中来。一声尖利婉转的唢呐声,总会于泪光闪闪中浸染出几许乡愁。是的,无论天长地久,无论天涯海角,唢呐声声,如泣如诉,犹如一壶越酿越醇的老酒,把人生的酸甜苦辣与悲欢离合演绎得淋漓尽致。

接下来的节目充满浓郁的年味。无论是是村里的老年广场舞,还是孩子们的独舞,都不比城里人跳的差。锣鼓队、秧歌队、高跷队,一队队随着鞭炮敲起来扭起来走起来!

变了,家乡的一切都变了!以前是骑辆摩托车从村道里穿过就风光无限,现在水泥路、小楼房、小汽车到处都是。网上购物、电子商务、一卡通、一线通这些也都是村子人的常用语了!这么好的物质供给,这么好的居住环境,这么好的文化生活,心里很是暗羡这山这水、这村这人。  

责任编辑:种莉珍